汕头自行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7|回复: 0

康塔多vs阿姆斯特朗 新世纪最著名的车坛宫斗剧

[复制链接]

36

主题

42

帖子

28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87
发表于 2020-7-5 22:3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20-05-29 15:09:19 出处 :  版主聊车 作者 : coimbrawu评论 : 27 33f47fc838f9a433a44adc3c5d2181ea.jpg
11年之后,康塔多又像阿姆斯特朗开了一枪。在新闻匮乏的休赛期,康塔多再次谈到2009环法,谈到阿姆斯特朗如何口出狂言,如何不尊重他,言语中依然充满了火药味。我们知道,2009环法最终冠军是康塔多,而且最终夺冠的优势巨大,复出的阿姆斯特朗是总成绩第三,当时两人是队友。那么究竟是什么导致两人反目成仇,十多年之后还依然唇枪舌剑?这段几乎是公认的宫斗大戏,里面究竟有多少故事?今天就为大家讲讲2009环法背后的宫斗戏。

复出的王者

故事要从2007年说起。

康塔多2007年在探索频道车队赢得当年环法,一鸣惊人,但是赛季结束车队解散。同一年,刚刚成军的阿斯塔纳车队就遭遇重创,车队核心兼队长维诺库罗夫在当年环法药检不过关,车队管理层大清洗。加上之前的几次兴奋剂丑闻,ASO宣布阿斯塔纳车队被禁止参加2008年所有ASO旗下的赛事。

阿斯塔纳车队本来就是“借壳上市”,接着自由保险车队/LibertySeguros-Wurth的牌照和部分车手成军,也希望能吃下探索频道车队的部分车手和体育主管来实现换血。于是康塔多、车队经理布吕尼尔以及其他一帮干将就来到了野心勃勃的阿斯塔纳车队。维诺库罗夫被禁赛之后宣布退役,车队的权力核心变成了之前探索频道车队那帮人。

车坛宫斗剧

维诺库罗夫一生和阿姆斯特朗死磕,最后阿姆斯特朗居然来了自己车队?

随后,也许是看着如佩雷罗、萨斯特雷之流都能赢得环法实在太无趣,在退役三年多之后,阿姆斯特朗宣布自己将复出,加盟阿斯塔纳车队。职业运动员复出可是件大事,对阿姆斯特朗这种环法“七冠王”来说更是如此。

阿姆斯特朗为什么要复出?首先是阿姆斯特朗退役之后车坛青黄不接,接下来赢得环法总冠军的佩雷罗和萨斯特雷什么人?阿姆斯特朗不太把他们当回事。阿姆斯特朗要复出,肯定是觉得有赢环法的希望才复出。非常要强,非常好胜的阿姆斯特朗回归的一大目标就是要赢,要取得好成绩,阿姆斯特朗在2009环法之后也承认了这一点,他觉得以他2009环法的状态,如果放在2008环法他是能赢得冠军的。这是竞技层面的考虑(当然肯定有人说那还有康塔多啊,这点后面再分析)。
092f59ce613bd38ec53af3caabc29d76.jpg
车坛宫斗剧

除了竞技层面,经济层面同样重要。虽然阿姆斯特朗声称自己回归不会拿一分钱工资,所得收入都会捐给自己名下的抗癌基金会。但是,阿姆斯特朗在那个时候早就发现了一个现在国内很流行的词:流量。那个时候推特刚刚兴起,阿姆斯特朗作为最早使用推特的一批名人,发现推特很合他的胃口,他可以很自如地操纵舆论,挑起话题,让自己成为关注焦点。甚至在后来一度在环意征战的时候,阿姆斯特朗甚至不回答记者尖锐的问题,转战推特和粉丝、黑子玩得火热。

Livestrong是慈善,更是生意

对于阿姆斯特朗来说,他的竞技成就在那个时候看来是几乎完美,再添加一个冠军似乎也多了不太多。而阿姆斯特朗当时非常在意的是经营自己的Livestrong基金会。如果能时隔四年复出,重回巅峰,那对他的赞助商,对他的知名度,对他自己的品牌价值都是巨大的提升。他的老对手贝罗基就曾说过一句话:“我们都是在骑车,阿姆斯特朗那是在经商。”重回大众的焦点,塑造又一个神话,打响自己的品牌,这才是阿姆斯特朗最想要的。

那他为什么要选择加盟阿斯塔纳?如前所说,维诺库罗夫被禁赛,车队权力核心由之前探索频道车队那帮人掌握,这些都是阿姆斯特朗的老部下。作为一个喜欢权力,喜欢控制一切的人,唯有阿斯塔纳车队能满足阿姆斯特朗的要求。

同队异梦

曾经的环法“七冠王”回来,车迷、媒体、车队、赛事组织者、UCI都乐见阿姆斯特朗回归,只有少数人不高兴,其中一个就是康塔多。作为一个迅速崛起的新星,刚刚赢得环法和环意总冠军,环法因为车队的过错没法卫冕(如果康塔多参赛,赢萨斯特雷、埃文斯等人希望还是很大的),这个时候居然突然空降一个前环法七冠王,康塔多迅速意识到,阿姆斯特朗可不是来指导自己夺得环法冠军的,他可是要来争地盘的。

车坛宫斗剧

阿姆斯特朗想赢环法,康塔多难道就不想赢?康塔多本来的个人影响力是要迅速扩大的,但是如果笼罩在“七冠王”的阴影下,正常人都不愿意活在别人的影子下,更何况康塔多这种人。康塔多马上威胁车队:车队拿的最好成绩都是我得的,江山都是我打下来的,你们要是让我做阿姆斯特朗的副将,我马上辞职走人。

阿斯塔纳当然也不傻,放康塔多这样迅速崛起的巨星走,那就多了一个超级强大的对手。于是车队在休赛期像康塔多承诺:您下赛季肯定是我们车队的主将。当然,车队休赛期的承诺可能到了环法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要知道,阿姆斯特朗是一直是车坛“大佬”,一个boss,他可不喜欢别人挑战自己的权威,康塔多你作为一个后生,不表现一些尊重也罢了,我还没比赛就要让我做副将,这是什么态度?于是,阿斯塔纳这么一支当时的超级车队,居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现象:康塔多和阿姆斯特朗只是表面上客气,实际没有什么互动,甚至训练营第一天见面连打招呼都不打。
4833e5bdaf4042a3c793f5037617f0c7.jpg
车坛宫斗剧

表面上和和气气,实际上暗暗较劲

2009环法开始之前,阿斯塔纳宣布参赛阵容:康塔多、阿姆斯特朗、克罗登、莱普海默,穆拉耶夫、保利尼奥、波波维奇、拉斯特和苏维尔迪亚。这份名单问题就很大了。之前提到康塔多在休赛期的时候明确表示自己要做主将,车队也确实让他拿第一个号码:31号,主将的号码。

但是,这9人名单里,只有保利尼奥是康塔多的人。其他7个人,莱普海默和波波维奇是阿姆斯特朗的多年副将,克罗登和苏维尔迪亚会忠诚地执行布吕尼尔的命令,只有拉斯特偏中立。而这七个人,算上经理布吕尼尔,全部在一年之后离开阿斯塔纳投奔新建的无线电工作室车队。康塔多一个主将却只有一个自己人。
faf933803ce796ed951b2d41743d79ec.jpg
车坛宫斗剧

参赛名单往往可以视作是一个车队政治斗争、竞技和赞助商等多个因素的妥协产物(后来velonews的一份报道称阿姆斯特朗想要霍纳,康塔多想要诺瓦尔,作为妥协,最后一个名额给了偏中立的拉斯特)。从这份名单双方实力对比可以看出,车队里康塔多这一派势力确实不够强,而派系林立,也说明大家不是一路人。

山雨欲来风满楼

说到阿斯塔纳当时的派系,车队至少有三派,一派是阿姆斯特朗和车队经理布吕尼尔这一派,骨干是前探索频道车队的那些车手和工作人员(康塔多除外);另外一派是康塔多派,其实也就是保利尼奥、纳瓦罗、诺瓦尔、埃尔南德斯等少数西语帮,康塔多也确实不擅长交际;最后一派则是本土的哈萨克斯坦车手。还有少数的中立派。

因为布吕尼尔是当时的车队经理,阿姆斯特朗又自带焦点,所以他们这一派人当时搞得实在太大了,一支哈萨克车队,最后被你们美国人为首的“北约联盟”搞得喧宾夺主,环法开赛之前,维诺库罗夫出来喊话,车队似乎又更乱了。

车坛宫斗剧

维诺库罗夫说:阿斯塔纳就是我的儿子(原文是Astana is my baby),车队不能被你们那么搞,要么布吕尼尔接受我回归,要么他走人。前面说了,维诺库罗夫在2007环法因为药检不过关被禁赛,2009环法期间,禁赛到期,维诺库罗夫就要回归车队了。但是布吕尼尔这个车队经理也是一代枭雄,不能容忍车队有维诺库罗夫这样的人存在(Vino算得上半个车队经理)。

当时坊间传闻是:当时布吕尼尔签约车队,合同就有一条,自己可以决定能否签下维诺库罗夫。结果维诺库罗夫自己就把这条款给否决了,然后公开说你要么让我回来,要么你走人。这还没完,第二天,法国《队报》就爆出,赛季结束阿姆斯特朗和布吕尼尔就要走人。

车坛宫斗剧

阿斯塔纳的爸爸

布吕尼尔和阿姆斯特朗走不走人,那是赛季末、休赛期的事情,环法还得继续 。2009环法开赛在即,名单一经公布,布吕尼尔就说康塔多是车队主将,当然也提到阿姆斯特朗也很努力,他也对环法充满了动力。那么,康塔多是车队的唯一主将,还是与阿姆斯特朗是双主将呢?布吕尼尔没说,只是外交辞令地说谁表现好谁是老大,这就有很大的想象空间了。
cd66e5f70e0383023c7ef515ed9118e8.jpg
车坛宫斗剧

你是主将,吗?

(11年后的采访中,康塔多说他赛前去见阿姆斯特朗,阿姆斯特朗告诉康:康塔多赢得环法对他来说更好。结果回过头阿姆斯特朗就在推特上说谁是车队主将,第一赛段见分晓,搞得康塔多觉得是浪费时间,也错过了午睡。)

环法还没开始,阿斯塔纳队内就是各种好戏,又是派系林立,又是要炒掉车队经理,又是主将疑云。山雨欲来风满楼。

黄衫暗战

2009环法从摩纳哥发车,顺时针沿法国南部到达西班牙巴塞罗那,再来到比利牛斯山,然后是阿尔卑斯山。当年第一赛段就是摩纳哥的15.5公里个人计时赛,环法序幕赛从不失手的坎切拉拉先声夺人,有极强危机感的康塔多迅速进入状态,获得赛段第二,重新回到环法赛场的阿姆斯特朗获得赛段第10,看起来状态还不错,不过他输给康塔多22秒。康塔多车队主将的地位看起来是很稳固的。

车坛宫斗剧

身穿西班牙国家冠军衫的康塔多

然而,谁也没想到,随后两个赛段差点断送了康塔多夺冠的希望。先是第三赛段,这是一个平路赛段,比赛沿南部海岸进行。比赛最后32公里很多朋友都很熟悉了,哥伦比亚-HTC车队事先知道最后马路突然大拐弯,风向发生改变,提前跑到大集团前方,27人从大集团突围而出,最终卡文迪什轻松夺冠,过线的卡文迪什还做出打电话的经典庆祝动作。

车坛宫斗剧

这个赛段还有一个焦点,是康塔多在横风出现的时候,没有处在第一集团,他掉队了。随后,阿斯塔纳车队在第一集团没有等康塔多,波波维奇和苏维尔迪亚反而是在拼命领骑。最后,康塔多输了41秒,阿姆斯特朗升至总成绩第三,康塔多掉到总成绩第四。
f04fde6385939a924496c1e8e3c38c3d.jpg
车坛宫斗剧

第三赛段线路图

赛后,媒体肯定不会放过阿斯塔纳主将之争这一话题。阿姆斯特朗则继续开嘲讽模式,说最后的横风又不是火箭科学,你看到刮大风,前面又一个转弯,你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了。我赢过七次环法总冠军,这种时候为什么你不骑到最前面去呢?你不骑到前面不合理啊。
8af12a6311883eb0920cf04894ccb713.jpg
车坛宫斗剧

阿姆斯特朗等人在横风中进攻

输了时间的康塔多面对记者追问,倒是淡化了队内矛盾,说这个赛段不会取决定性作用,损失的时间不算多。布吕尼尔对自己下的战术做了解释:首先第一集团只有阿姆斯特朗一个热门,这样可以拉开和对手的差距(版主注:这个解释倒也合理,毕竟康塔多也没穿黄衫,车队在这种情况合理扩大领先没问题,就是放在一系列的事件中就成了导火索),其次这样第二天的TTT车队会处在更有利的位置。随后,他说(身穿黄衫的)坎切拉拉没掉队啊,他要是在第四赛段的团队计时赛之后还保住黄衫,那我们肯定会减轻不少的压力。

(在11年后的采访,谈到第三赛段的进攻,康塔多说车队无线电一定是在那个时候坏了。)

车坛宫斗剧

但是,布吕尼尔似乎又食言了。是的,在阿姆斯特朗“七冠王”的时代,他所在车队从未赢得过TTT,而阿姆斯特朗总成绩落后坎切拉拉40秒,车队让坎切拉拉保住黄衫理论上也确实更有利。不过,阿斯塔纳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他们在这个39公里的TTT大胜对手,第二的Garmin输给他们18秒,盛宝银行更是输了40秒。坎切拉拉仅仅以0.22秒的优势保住了黄衫。你说阿姆斯特朗不想要黄衫?

车坛宫斗剧

这个39公里的TTT之后,环法是否需要这么长的TTT成为一个争论焦点

图穷匕见,康塔多估计事后也是吓出一身冷汗。如果阿姆斯特朗穿上黄衫,那么接下来的高山赛段,按照不成文规定,康塔多不能进攻自己的队友,那康塔多怎么赢得环法,这是个大问题?这也是为什么在9年之后的2018环法,托马斯拼命抢中途减秒,一进山就拼命进攻,就是为了不给弗鲁姆机会,所谓的双主将,总得有一个人在前面,黄衫就只有一件。不知道康塔多是否那时才明白,自己差点被算计了?从某种程度上说,坎切拉拉救了康塔多,而康塔多则在两年之后离开阿斯塔纳加盟了这支“救了”他的盛宝车队,只不过那时坎神已经离开盛宝。

康塔多的反击

也许是知道自己精心策划的夺黄衫大计落空,阿姆斯特朗明显感受到了康塔多的怒火。他在接受采访时就直说:“我知道康塔多会进攻,我不需要车队会议就知道这点。”

第七赛段的终点是安道尔的阿卡里斯,赛事第一个山顶终点。阿斯塔纳车队一反第四赛段要抢黄衫的态势,居然放兔子夺冠,突围车手中的诺琴蒂尼从坎切拉拉手中接过黄衫。康塔多知道这是他扭转战局的一个关键赛段,这个赛段他不容有失。
9b2fa93d22273086e30d5ad215173332.jpg
车坛宫斗剧

第七赛段地形图

他耐心等待机会,范登布鲁克在最后2公里进攻,康塔多随后反击,当时山顶是大逆风,正常情况(现在比赛的情况)一个GC集团会一起过线,但当时的康塔多还是和其他人拉开了20秒的秒差过线,总成绩反超了阿姆斯特朗2秒。康塔多又重回杆位。后来范德维尔德回忆:当时没人能跟上去,如果不是逆风,他可以赢我们1分20秒,而不仅是20秒。阿姆斯特朗则说:这不是车队的计划,但是你知道他这种人不会按计划行事,所以我倒是一点也不惊讶。

车坛宫斗剧

那么车队的计划是什么?事后康塔多采访时说,当时车队希望在比利牛斯山的三个赛段保持冷静,黄衫要到阿尔卑斯山才抢,不让康塔多进攻,康塔多违背了车队的命令。阿姆斯特朗则只能遵守不成文规定,不去追击自己的队友(康塔多),这让布吕尼尔如丧考妣,也让以车队命令为重的阿姆斯特朗非常气愤。

车坛宫斗剧

康、阿两人的关系迅速降到冰点,西班牙媒体更是爆料,第二天早上康塔多下楼吃早饭,看到阿姆斯特朗坐在饭桌一边,他径直走到饭桌另外一边,两人一言不发,各吃各的,气氛极为紧张。这还不是偶然,这样一言不发的聚餐后面还好几次。

(11年后,康塔多回忆当时阿姆斯特朗怒斥康塔多没有尊重车队战术,康塔多则回敬:你一整年都不尊重我呢。然后阿姆斯特朗停下来说:OK,枪手(康塔多),在开完会之后,阿姆斯特朗又过来补了一句:别和我来这套)。

车坛宫斗剧

第一个休息日,车迷和媒体回顾第一周都纷纷觉得比赛好看,但是瓜更好吃。阿斯塔纳这瓜实在太有趣了。就连休息日接受采访,康塔多谈竞争对手,提到施莱克兄弟、埃文斯甚至萨斯特雷都没提阿姆斯特朗。而阿姆斯特朗也随后承认:车队每晚饭桌上的氛围“有些紧张”(这瓜可不是观众或者后来人YY出来的)。当然,更精彩的还在后头。对于康塔多来说,没有穿上黄衫,那心中的大石头就不能落地。这块大石头到第15赛段才落下来,结果砸出个大坑。
e09d3a962ea5b19206e3e7e5c76aff5b.jpg
车坛宫斗剧

第15赛段地形图

这个赛段最后的终点是维尔比耶山顶。大家估计都很熟悉了,康塔多发动了环法历史上最凶残的进攻之一,他在最后6公里发起进攻,赢了第二名施莱克43秒,最后这个爬坡的功率数据高得惊人。此前状态一天天变好的阿姆斯特朗面对康塔多的进攻毫无招架之力,输了一分半钟。

车坛宫斗剧

有趣的是,回到酒店之后,康塔多到车队的每间房间,对每个队友都表达了感谢。阿姆斯特朗在那个赛段之后也不得不承认:康塔多是最棒的。但是,美国人最后说了一句:第三周还有很多变数…

车坛宫斗剧

前两周过去,第三周还有两个重要的高山赛段和一个个人计时赛,但明眼人都知道阿斯塔纳掌控全局,康塔多看起来已经将冠军奖杯揽入怀中。比赛四个重要的赛段:第一赛段ITT,第四赛段TTT,第七和第15赛段的山顶终点,阿斯塔纳要么获胜,要么康塔多对其他人赢得时间,更不用说阿姆斯特朗在第三赛段横风赛段也有斩获。

车坛宫斗剧

最大的看点还是阿斯塔纳的内斗,阿姆斯特朗在推特不断在提比赛没完,但又不是像是要提醒康塔多小心的语气,这就一直在撩拨康塔多的神经了,这是在预言施莱克兄弟等对手会反击呢,还是阿姆斯特朗会反击,或者是康塔多自己会失误呢?

车坛宫斗剧

除了内斗,还有一大看点:状态大火的阿斯塔纳是否能包揽总成绩前三名?当时阿斯塔纳占据了总成绩第一、第二和第四名。如果总成绩第四的克罗登踢掉维金斯,那么车队将包揽总成绩前三,历史上还从未有车队做到过这一壮举。

进攻队友事件

2009年7月22日,环法第17赛段。比赛有四个一级爬坡点,一个二级爬坡点,难度不大不小,有人预言这个赛段可能不会拉开太大差距。赛前,车队经理布吕尼尔承认,自己赛季结束会离队,阿姆斯特朗等队员要转会的消息满天飞。

车坛宫斗剧

比赛倒数第二个爬坡,盛宝银行车队加速。最后一个爬坡,施莱克兄弟进攻,康塔多和克罗登跟上。克罗登也希望借助这次进攻甩掉维金斯登上总成绩前三的领奖台,而阿姆斯特朗则紧跟维金斯。在距离坡顶还有两公里的时候,康塔多居然进攻了,本来他什么事情不用做,紧跟施莱克兄弟就好了,结果他这一攻,施莱克兄弟没有掉队,克罗登顶不住,崩盘了。

车坛宫斗剧

康塔多似乎意识到自己犯错了,但是克罗登是追不上了,他被阿姆斯特朗和尼巴利超过。最终康塔多最终冲刺无法战胜弗兰克-施莱克,卢森堡人夺得单站,康塔多第二,尼巴利和阿姆斯特朗输了2分18秒,克罗登输了两分半,施莱克兄弟挤进总成绩前三,康塔多倒是拉开了和其他人的差距。

康塔多这次进攻,阿姆斯特朗无法理解,布吕尼尔暴怒,甚至有车队工作人员说是从未见布吕尼尔如此生气,比利时人来到车队大把对着康塔多就是一阵咆哮。当晚康塔多像队友道歉。这就是当年环法著名的进攻队友事件。

车坛宫斗剧

最后除了打击了阿姆斯特朗帮士气,什么都没捞到。

这件事康塔多做错了吗?如果从夺冠的角度来看,取得更大的时间差距,似乎是更安全的做法,这点来看,黄衫进攻无可厚非;但是如果车队既有的策略是让克罗登进前三,那康塔多确实违背了车队的指令,以施莱克兄弟的计时赛能力,他们确实无法威胁到康塔多。

唯一合理的解释是,康塔多和布吕尼尔、阿姆斯特朗一派的隔阂实在太大,不仅把对方当自己人,还将对方视作自己的威胁,那康塔多第一反应是进攻,其实是最能给他安全感的举动,比赛节奏在我手上,万一下坡的时候摔车损失时间,那也不会让阿姆斯特朗捡便宜。最后从道义上来说,大部分人不会同意康塔多的所作所为,毕竟他没有服从车队指令,牺牲了车队的利益。

最后的乱局

在这件充满争议的进攻队友事件之后第二天,比赛移师安纳西,在美丽的安纳西湖边进行40.5公里的个人计时赛。关于安纳西湖,去年暑假版主有幸环湖一周,也算是体验了一番当年的计时赛赛道,有兴趣的可以阅读这篇文章:

当时环法基本大局已定,本来看点已经不多。但是平静的湖水下面却是暗流涌动。明面的新闻有两个,一是依然处在疯狂状态的康塔多居然在这个40.3公里的个人计时赛中击败了坎切拉拉!康塔多的表现再次引来一片质疑。

车坛宫斗剧

算是一个平路ITT,康塔多居然赢了。

第二个新闻是康塔多刚刚获胜,阿姆斯特朗阵营就宣布,自己和车队经理布吕尼尔将会在下个赛季加盟新成立的无线电工作室车队(RadioShack,无线电工作室是以前的译法,私以为电商车队似乎更合适…)和阿姆斯特朗一同跳槽的还有莱普海默、霍纳、克罗登、波波维奇、苏维尔迪亚等车队主力。阿姆斯特朗是车队的创办人和联合拥有者,他的Livestrong也可以借机宣传,正如前面所说,这其实也是他复出的一大原因。

无线电工作室车队

重新回到比赛。随后,更多的猛料被爆出来,原来这个计时赛背后简直是一团乱麻。先是康塔多在早上出去训练,回到酒店修整完准备出发去比赛起点,却发现车队大巴开走了。队车没有和康塔多打一声招呼就跑了,还好康塔多还有他哥哥弗兰-康塔多,弗兰赶紧去租了一辆车,将康塔多送到起点。

车坛宫斗剧

最晚到赛场的人最后赢得比赛

接下来康塔多发现,布吕尼尔作为车队经理,按常理在计时赛中应该是他开队车跟在康塔多身后,结果他选择开队车跟在阿姆斯特朗身后(计时赛中,每位车手身后都会有一辆队车,在需要更换车子的时候车队能迅速跟进)。比赛开始之后,康塔多发现无线电居然离奇地没电了,康塔多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中途计时点的成绩和排名,更不用说配速策略。

车坛宫斗剧

阿姆斯特朗的战车用上了最好的轮组

更加糟糕的还有两件事:一是本来要接送康塔多的队车,居然被派去机场接阿姆斯特朗的亲友团;二是11年后,关于这场计时赛,康塔多又爆出一段猛料:当时车队最好的计时赛轮组是留着给阿姆斯特朗用的,康塔多是一个对器材要求很高的人。为了在计时赛上不在器材方面吃亏,他最后不得不去找米尔拉姆车队帮忙,自己掏腰包向他们购买轮组。他甚至还说自己的战车在技师调校之后都要拿回自己房间,生怕被其他人动手脚。
他甚至还说自己的战车在技师调校之后都要拿回自己房间,生怕被其他人动手脚。1.jpg.jpg
车坛宫斗剧

轮组是康塔多自己掏腰包买的

无怪乎后来康塔多说:我不得不赢得两场比赛,一场是赛场上的环法,另外一场则在酒店。了解了这么多背后的荒唐故事,大家才知道怪不得康塔多居然敢冒天下质疑也要赢得这场计时赛(当然也可能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跑得有多快)。

车坛宫斗剧

谁是第一?

在这场魔幻般的计时赛之后,大家终于冷静下来,最后的风秃山赛段,除了队友给康塔多一瓶水被阿姆斯特朗截去喝了一口,接过水壶之后康塔多一口没喝就扔掉的小事,什么事情没有发生。赛段结束阿斯塔纳安排了庆功宴,阿姆斯特朗完全不理睬队友(或者说其中一个他不想理的对手),径直飞去参加未来赞助商的晚宴。
径直飞去参加未来赞助商的晚宴。.jpg
车坛宫斗剧

VeloNews杂志的封面图片非常经典

巴黎的颁奖典礼,康塔多和排名第二段安迪-施莱克友好拥抱,和第三代阿姆斯特朗都避免眼神接触。最后奏国歌的时候,环法官员还将西班牙国歌错放成了丹麦国歌,搞得康塔多不爽。回到西班牙,受到民众英雄般接待之后,康塔多敞开心扉,终于开始炮轰阿姆斯特朗:我和他关系为零;我从来没有欣赏阿姆斯特朗的为人处事,以后也不会。

车坛宫斗剧

而阿姆斯特朗则在推特还击:如果我是康塔多,我不会bb那么多,我会感谢我的队友,没有他们就没有康塔多的胜利。嘿枪手,车队可不是人人为“我”。我三月份说过什么来着?你还有很多要学呢。双方在比赛结束之后继续打起口水战。

车坛宫斗剧

如果没有经历过那段历史,没有了解各方面报道和双方犀利的言论,是很难了解那段神奇的历史;也只有这两个王者级别的车手对碰,才会蕴藏这么多惊人的故事。从戏剧性的角度来说,这也是新世纪最精彩的一届环法。虽然最后成绩看起来康塔多赢得了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但事实上,要不是坎切拉拉以0.22秒的优势保住黄衫,康塔多也许距离输给阿姆斯特朗也只有一步之遥。

车坛宫斗剧

无论怎么说,2009环法给人们留下了很多回忆:卡文迪什和安迪-施莱克的天赋,HTC车队的横风表演,各路兔子的疯狂突围,当然,康塔多与阿姆斯特朗的暗战无疑是贯穿整个比赛的话题,这也成为新世纪以来,乃至整个环法历史最著名的内斗事件。

写在最后

里面所有内容都是按照cyclingnews、velonews等大战的消息整理而来,没有任何杜撰,但是内容实在太多,不排除可能会有错误之处,如有,欢迎指正。

此外,由于文章严重超出我预想的长度,最后更深度的分析就砍掉了,看大家反响如何再决定是否写一篇详细的分析吧,这件事可以讨论点其实非常多,比如矛盾的深层原因,比如事件对两人的影响,比如康塔多和阿姆斯特朗在本届比赛成绩的分析等。

责任编辑:Sylvia
2bf4886b4a8fa382cbd0571e71b5915a.jpg
99658e5c8a97b299aac113159c4605dd.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汕头自行车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Template by Comsenz Inc.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X3.4 LicensedQQ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